ag真人视讯腾讯微博|ag真人荷官
站內搜索        項目查詢   專家查詢   網站地圖   重大項目要覽   管理規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最新成果集萃

“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的六大關鍵標識

董瑛  2018年01月10日15:27  來源:人民論壇網

【摘要】根據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可從時間、理論、數量、質量、隊伍、動力六個方面,厘清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的主要標識,即時間標識——到2020年形成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體系;理論標識——形成中國特色的反腐敗理論、學科和話語體系;數量標識——在“減存量、遏增量”上取得“決定性成果”;質量標識——形成“決策科學、執行堅決、監督有力”的科學權力結構;隊伍標識——形成反腐敗領導力和職業能力建設標準;動力標識——形成民眾有序參與和積極支持反腐敗的社會氛圍,不斷增強人民群眾對反腐敗的更多獲得感。

【關鍵詞】反腐敗 “壓倒性勝利” “正義之戰” 主要標識

【中圖分類號】 D630.9 【文獻標識碼】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17.08.009

董瑛,中共浙江省委黨校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研究方向為制度反腐、權力結構、監督制度。主要著作有《黨內干部監督制度建設論》《權力結構關系國家治理成敗:蘇共權力結構模式研究》《增強獲得感:新時期反腐倡廉新理念》(論文)等。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作了一系列重要講話,成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鮮活內容。其中關于反腐敗斗爭形成“壓倒性態勢”、取得“壓倒性勝利”“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①的相關論述,內涵豐富、思想深刻、意義重大,為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提供了目標遵循。2012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習會上指明腐敗的嚴重性:“大量事實告訴我們,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我們要警醒啊!”②2015年1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強調,“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主要是在實現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還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③“腐敗和反腐敗呈膠著狀態”④;2016年1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敗斗爭取得新的重大成效,“不敢腐的震懾作用充分發揮,不能腐、不想腐的效應初步顯現,反腐敗斗爭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并強調“兩個沒有變”——“黨中央堅定不移反對腐敗的決心沒有變,堅決遏制腐敗現象蔓延勢頭的目標沒有變”⑤;2017年1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七次全會上指出,經過全黨共同努力,“反腐敗斗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不敢腐的目標初步實現,不能腐的制度日益完善,不想腐的堤壩正在構筑,黨內政治生活呈現新的氣象”⑥。由此可見,奪取反腐敗斗爭的“壓倒性勝利”“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是黨中央堅定不移的戰略決心和目標自信。根據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厘清反腐敗斗爭“勝利”和“打贏”的主要標識,是一個亟待探析的重大現實問題。筆者認為,可從時間、理論、數量、質量、隊伍、動力上設置標識并進行評價和運用。

時間標識——到2020年形成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體制機制

在黨的歷史上,鄧小平既提出了小康社會建設的偉大目標和三步走的時間標識,黨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據此先后確定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戰略目標和時間標識;同時,鄧小平提出了制度建黨、廉潔政治的建設目標和時間標識。1992年南巡談話時,鄧小平強調:要堅持兩手抓,一手抓改革開放,一手抓廉潔政治建設,“在整個改革開放過程中都要反對腐敗”,要求全黨把廉政建設“作為大事來抓”,特別強調“還是要靠法制,搞法制靠得住些”。⑦當時,鄧小平同志還提出了制度建黨的階段性時間標識,指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時間,我們才會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⑧可見,鄧小平當時設想到2022年左右,即建黨100周年的時候建成包括廉政制度在內的“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

在此基礎上,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頂層設計:“到二〇二〇年,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范、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⑨緊接著,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圍繞全面依法治國、依規治黨、法紀相依、依法反腐作出戰略部署,強調堅持依據憲法法律治國理政與依據黨內法規管黨治黨相結合,制度治黨、管權與治吏相統籌,黨內法規與國家法律相銜接。2015年10月,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制定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明確十三五時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把“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的重要目標要求⑩,到2020年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同時,全會再次重申“反腐倡廉建設永遠在路上”的戰略定力,在全黨達成十三五期間“反腐不能停步、不能放松”的戰略共識,確定了“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努力實現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為經濟社會發展營造良好政治生態” ,也即“制度籠子”的戰略目標。隨后,中央修訂頒布了《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反腐敗黨內法規,加快完善以黨章為根本的黨內法規體系。按照中央的戰略布局,反腐敗“制度籠子”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領域,是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目標內容,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的時間節點和重要標志,是到2020年形成與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相適應的“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真正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

理論標識——形成中國特色的反腐敗理論、學科和話語體系

“當代中國正經歷著我國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在進行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 。反腐敗是一項科學性、思想性、理論性很強的學科工程。從制度上、根本上解決中國的腐敗問題,“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實現反腐敗的“壓倒性勝利”目標,無疑需要中國特色的科學理論、中國氣派的學科體系、中國風格的話語體系,深入研究和回答我們黨深化全面從嚴治黨、治理腐敗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當下中國處于深化改革機遇期和矛盾突顯期,同時進入腐敗高發期、反腐敗困境期。改革開放30多年來,反腐敗雖然不斷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但是滋生腐敗的土壤依然存在,反腐敗形勢依然嚴峻復雜,反腐敗學科體系尚處于探索甚至空白狀態,在國家學科目錄中至今沒有紀檢監察相應學科,“反腐敗嚴峻復雜”的情勢已經對國家治理、執政黨建設、經濟轉型、和諧社會形成了嚴峻的挑戰,反腐敗理論體系到了不得不創新的時候,反腐敗學科體系到了不得不創立的時候,反腐敗話語體系到了不得不調整的時候,迫切需要中國特色的反腐敗理論、學科和話語體系提供理論支撐和方法指引。不論是實現“當前以治標為主”的“不敢腐”戰略目標,還是推進標本兼治、形成和保持反腐敗“壓倒性態勢”,再到開展“以治本為主”的“不能腐”“不想腐”的戰略轉型,實現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形成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態目標,反腐敗必須學科化、專業化,且是中國化的學科化、專業化,即以學科化、中國化的反腐敗理論引領中國反腐敗的實踐、研究和創新。

改革開放以來,在30多年的反腐敗實踐中,各界人士先后用西方的權力尋租理論、管理學的博弈理論、經濟學的成本收益理論等分析和闡釋中國的腐敗問題、探求中國反腐敗的策略,試圖以此構建中國反腐敗理論框架和話語體系。但是,反腐敗嚴峻復雜的形勢表明,西方的反腐敗理論體系在中國遇到了水土不服的問題,西方的理論框架無法詮釋、破解中國的反腐敗困境。研究、回答中國腐敗和反腐敗問題,要從中國的特殊國情、黨情、干情、民情出發,要從中國和中華民族的特殊歷史和現實出發,要從中國共產黨革命、建設、改革的特殊實際出發,要從中國共產黨執政興國、實現中國夢的歷史必然性和特殊使命出發,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反腐敗理論、科學和話語體系。可見,“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奪取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必須挖掘和借鑒中國歷史上幾千年的反腐敗和監督經驗得失,加快建構以監督學為核心、以紀檢學為支點的反腐敗理論體系、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用中國特色、中國氣派、中國風格的反腐敗理論體系、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指導治理腐敗的中國實踐、闡釋治理腐敗的中國道路、形成治理腐敗的中國話語、傳播治理腐敗的中國聲音,切實打破以西方理論框架和反腐敗話語體系為藍本的研究范式,切實防止出現選擇性、運動式的反腐路徑和偏好,切實改變監督資源分散、監督權能虛弱、權力腐敗易發多發的制度缺陷,是構建21世紀馬克思主義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題中之要義,也是為人類治理腐敗提供“中國方案”、奪取反腐敗的國際話語權、占領國際道義制高點之要義。

數量標識——在“減存量、遏增量”上取得“決定性成果”

2012年11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首次集體學習會上敬告全黨:“大量事實告訴我們,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 這是改革開放以來黨的最高領導人首次從反腐敗的現狀(“大量事實”)上指明腐敗問題的嚴重性(“越演越烈”“會亡黨亡國”)和反腐敗形勢的嚴峻復雜性。2015年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腐敗存量”和“腐敗增量”的概念,強調“全黨要清醒認識反腐敗斗爭依然嚴峻復雜的形勢,深刻認識全面從嚴治黨的重大意義,擔負起管黨治黨的責任”,要“用最堅決的態度減少腐敗存量,用最果斷的措施遏制腐敗增量”。 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鮮明強調,“減少腐敗存量、遏制腐敗增量、重構政治生態的工作艱巨繁重” 。在十八屆五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要利劍高懸,以頑強意志和堅定決心,持續形成強大震懾,堅決減存量、遏增量,確保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 十八屆中央紀委七次全會把“堅決減少腐敗存量,重點遏制增量” ,作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反腐敗斗爭的重要任務。由此可見,“減少腐敗存量”“遏制腐敗增量”,不僅是以習近平同志核心的黨中央對“越演越烈”的腐敗問題有了“量”的研判和考量,而且表明我們黨對“嚴峻復雜”的反腐敗形勢作出了新的治理目標和戰略舉措。

按照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的戰略研判,筆者認為,“腐敗存量”,主要是指改革開放始至十八大召開前的30多年時間里,已經發生的違紀違法甚至犯罪的腐敗行為,至今仍未被發現,或雖已被發現、被舉報但還未查處,或雖已查處但有遺漏而沉淀下來的腐敗案件。“腐敗增量”,主要是指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問題反映集中、群眾反映強烈,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領導干部;以及十八大后、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后仍頂風違紀的行為。事實表明,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查處的周本順、萬慶良、譚力、王敏等“老虎”均集“腐敗存量”和“腐敗增量”于一身。可見,要“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實現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目標,務必著眼于“腐敗和反腐敗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的“嚴峻復雜”形勢,致力于“減存量、遏增量”上取得“決定性成果”,一方面要保持堅強政治定力,強化興黨憂黨意識,落實管黨治黨的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地“打虎”“拍蠅”,堅持“力度不減、節奏不變”“一寸不讓”地糾正“四風”,堅決遏制腐敗蔓延勢頭,有效解決“腐敗增量”問題;同時,堅持全面從嚴治黨,以黨章、憲法為根本遵循、以黨紀國法為基本準繩,健全法規制度體系,正視和評估“腐敗存量”,探索化解“腐敗存量”的方式方法,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逐步解決“腐敗存量”問題,以堅如磐石的意志和決心、直面問題的勇氣和智慧啃下反腐敗斗爭中的“硬骨頭”。

質量標識——形成“決策科學、執行堅決、監督有力”的科學權力結構

結構是制度的定型,結構決定功能。權力結構,作為人類階級社會的基本存在,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政黨制度安排的基本問題,是黨和國家的頂層領導制度和組織制度。權力結構“好”“壞”,不僅關系人心向背,而且關系國家治理成敗。 歷史表明,“權力過分集中”,即“多數辦事的人無權決定,少數有權的人負擔過重” 的權力結構,既是蘇共亡黨、東歐劇變的“總病根”,是我黨出現官僚主義、“犯各種錯誤”的“總病根”,也是中國“腐敗問題越演越烈”的“總病根”,因而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硬骨頭”。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腐敗的本質是權力出軌、越軌,許多腐敗問題都與權力配置不科學、使用不規范、監督不到位有關”。因而,“反腐倡廉的核心是制約和監督權力”,“要強化制約,科學配置權力,形成科學的權力結構和運行機制”。科學的權力結構,既是防治腐敗、建設廉潔政治的治本之策,也是深化反腐敗體制機制改革、“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的質量目標。

可見,要“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實現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必須著眼于“權力過分集中”這個“總病根”和“硬骨頭”,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相適應,科學有序地推進以國防和軍隊改革、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先行的權力結構改革,依法清理權力、整合權力、分解權力、運行權力,依法授受權力、規范權力、制約權力、監督權力,合理確定權力歸屬,劃清權力邊界,厘清權力清單,明確權力責任和風險,強化權力流程控制,壓縮自由裁量空間,減少權力尋租空間,理順權力與權力、權力與權利的權限邊界和法律關系,理順黨代會、全委會和常委會的權限邊界和法律關系,理順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司法、群團的權限邊界和法律關系,構建起“決策科學、執行堅決、監督有力”的科學權力結構和權力運行體系,從制度上、根本上消除腐敗滋生蔓延的土壤,真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以權力結構改革的重點突破,推進黨的建設制度改革和政治體制改革取得決定性成果,努力實現“不能腐”的長效質量建設目標,推進權力治理現代化,“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

隊伍標識——形成反腐敗領導力和職業能力建設標準

反腐敗是一項學科性、職業性、實務性很強的專業工程,需要相應的專業品質、專業思維、專業方向、專業水準、專業人才作支撐。歷史和現實表明,“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不僅需要中國特色的科學理論作指導、學科體系作支撐、話語體系作闡釋,還需要足夠的專業領導力作引領、職業能力作基礎、專業人才作保障。在管黨治黨過程中,一些黨組織之所以出現主體責任缺失、監督責任缺位、存在寬松軟現象,一些地方和部門之所以出現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現象,一些黨員、干部之所以出現黨的觀念淡漠、組織渙散、紀律松弛現象,重要原因之一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本領恐慌、反腐倡廉的能力不足、反腐專業人才缺乏問題,是反腐敗領導力短板、職業能力建設短板、監督能力短板問題。

回顧歷史,1956年9月10日,毛澤東在黨的八大二次預備會議上對領導班子的專業化建設問題作了重要闡述,至今仍給我們深刻的啟示。他指出:“中央委員會中應該有許多工程師,許多科學家。現在的中央委員會,我看還是一個政治中央委員會,還不是一個科學中央委員會”,存在著“沒有多少科學家,沒有多少專家”這個缺點,因而“計劃在三個五年計劃之內造就一百萬到一百五十萬高級知識分子”,去改善中央和地方領導班子的結構和成分。于是,改革開放之初,在鄧小平的提議和推動下,“專業化”的職業能力建設成為我黨干部隊伍建設的一個重要方針并沿用至今。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領導班子和干部隊伍的專業化建設問題。在十八屆五中全會上,他特別強調:“優化領導班子知識結構和專業結構,注重培養選拔政治強、懂專業、善治理、敢擔當、作風正的領導干部,提高專業化水平”;在建黨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他要求“各級領導干部要加快知識更新、加強實踐鍛煉,使專業素養和工作能力跟上時代節拍,避免少知而迷、無知而亂,成為做好工作的行家里手”。當前,改革、發展、穩定作為各級黨委、政府的主體責任已經成為共識,但是反腐敗作為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始終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務,這一主體責任并沒有真正扛到肩上、落實到行動上。反腐敗斗爭開展30多年來,反腐倡廉的能力建設和紀檢監察機關的專業化建設有所忽視,一些地方、部門和單位常常把黨委在全面從嚴治黨、反腐倡廉建設上的主體責任轉化、矮化或下壓為紀委的監督責任,常常把紀檢監察機關當作黨委的一個工作部門來建設,常常把紀檢監察干部當作通識型黨務干部來配置,與國內的公安、檢察、法院隊伍相比,與新加坡反貪污調查局、香港廉政公署相比,不僅各級黨政領導班子和干部隊伍中反腐敗領導人才明顯不足,而且像紀檢監察機關這樣的反腐敗和黨內監督專責機關,通用型領導、通識型干部居多,反腐敗領導人才、研究人才、實務人才嚴重短缺,反腐敗能力不足的問題突出,“兩個責任”(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弱化、異化、虛化的情況不同程度存在,反腐敗高壓態勢及其效能在一些地方和單位自上往下呈現遞減現象。

因此,要在建黨一百周年的時間里,“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實現反腐敗斗爭的“壓倒性勝利”目標,必須切實正視和解決反腐敗“能力不足的危險”,務求在各級黨委、政府的反腐倡廉領導能力和紀檢監察隊伍的職業能力建設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可借鑒我國歷史上“彰善癉惡、肅正綱紀、小大相制、內外相維”的監督機構配置模式,及其“人眾、秩卑、位尊、職廣、權重”的監察隊伍職業能力建設經驗,借鑒當前正在全國推行的從律師和法學專家中公開選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檢察官辦法,利用正在開展的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契機,開展黨委、政府反腐敗能力測評、研究和提升工作,注重領導班子和反腐敗隊伍的職業背景和學術學科配置,在各級黨政領導班子和紀檢監察系統盡快開展反腐敗專業人才選配工作,力爭在十三五期間實現縣級以上黨委、政府和反腐敗專門機構領導班子中至少有一名專家、學者、律師等專業人才,提高各級黨委、政府領導、協調、組織、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和反腐敗的能力;同時要特別注重創新紀檢監察隊伍職業能力建設體制和機制,整合和優化反腐敗機構、職能和人員,多種方式選配反腐敗職業型、專業型、專家型人才,改善反腐敗機構領導班子及其隊伍專業思維、專業素養、專業方法,建立反腐敗機構和隊伍的職業化、專業化標準,破解紀檢監察機關專業化水平偏低、反腐倡廉效能不高、反腐敗“本領不足、本領恐慌、本領落后”專業短板、能力短板、監督短板等問題,打造敢反腐、想反腐、能反腐的“鐵軍”。

動力標識——形成民眾有序參與和積極支持反腐敗的社會氛圍,不斷增強民眾對反腐敗的更多獲得感

反腐敗是一項公共性、民意性、參與性很強的民心工程。人民群眾不僅是腐敗的“對立物”,更是反腐敗的主人、主體和生力軍。70多年前,毛澤東在與黃炎培的“窯中對”中就指出:“只有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和“讓人民監督權力”的執政思想,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上特別指出:“人民群眾中蘊藏著治國理政、管黨治黨的智慧和力量,從嚴治黨必須依靠人民,要織密群眾監督之網,開啟全天候探照燈,各級黨組織和黨員、干部的表現都要交給群眾評判。”面對“腐敗問題越演越烈”的“大量事實”和“嚴峻復雜”的反腐敗斗爭形勢,只有人人起來監督,才能將公權看住管牢;只有人人起來反腐,才能打贏反腐敗這場沒有硝煙的人民戰爭。在這場關乎黨的生死存亡、關乎群眾民生福址的反腐敗斗爭中,億萬群眾的目光在聚焦,億萬群眾的掌聲在支持,億萬群眾的心口在點贊。但是,在現階段的反腐敗斗爭實踐中,總體上看,廣大群眾對反腐敗的參與度、知情度成為反腐倡廉建設的一個短板,群眾在反腐敗中的主人和主體作用沒有得到有效落實和保障,群眾反腐的深厚偉力遠遠沒有發掘出來,一些地方反腐敗主要還是靠專門機關單打獨斗,廣大群眾被當成反腐敗的“觀眾”和“看客”,還沒有形成抗戰時期成千上萬的民眾參與抗日、共同“打鬼子”的全民反腐機制和氛圍。

由此,廣大人民群眾積極有序參與和支持反腐敗之時,就是“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之日。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和“共享發展”理念,必須把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落實到反腐倡廉建設各個環節,探索民眾有序參與和支持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建立相應的平臺、通道和制度,健全舉報獎勵制度、懲治打擊報復舉報人制度、舉報回復制度等,破解專門機構力量不足、人民群眾參與不便的問題,不斷增強廣大群眾對反腐敗的物質獲得感和精神獲得感、理論獲得感和現實獲得感、當前獲得感和預期獲得感,力求在發揮群眾反腐敗的主體作用、增強群眾對反腐敗“更多獲得感”上取得“決定性成果”。當前,要特別注意加強對科技反腐、網絡反腐的引導和規范性建設,發揮人民群眾運用新興媒體參與和支持反腐敗的偉力。

“干在實處永無止境,走在前列要謀新篇”。按照中央的頂層設計和戰略部署,通過十三五期間五年時間的群策群力,在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實現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目標,必須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戰略布局相適應,以“嗗硬骨頭”“涉險灘”的勇氣和擔當,在反腐敗重要領域改革上重點突破,謀求“決定性成果”,即以理論、學科和話語體系建設解決反腐指引問題,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解決腐敗存量和增量問題,以權力結構改革解決反腐敗治本問題(權力過分集中),以職業能力建設解決反腐本領問題,以增強群眾更多獲得感解決反腐動力問題,從而整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的系統構建,形成關住權力的“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籠子”,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堅強保障。

(本文系2014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深化黨的建設制度改革研究》的研究成果,項目批準號:14ADJ003,以及浙江省一流學科A類馬克思主義理論專業——中共浙江省委黨校馬克思主義研究工程的研究成果)

注釋

①習近平:《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精神 增強全面從嚴治黨系統性創造性實效性》,《人民日報》,2017年1月7日。

②中央紀委、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國方正出版社,2015年,第3頁。

③習近平:《深化改革鞏固成果積極拓展 不斷把反腐敗斗爭引向深入》,《人民日報》,2015年1月14日。

④張廣昭、陳振凱:《“腐敗和反腐敗呈膠著狀態”》,《人民網》,2017年1月6日。

⑤習近平:《堅持全面從嚴治黨依規治黨 創新體制機制強化黨內監督》,《人民日報》,2016年1月13日。

⑥習近平:《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精神 增強全面從嚴治黨系統性創造性實效性》,《人民日報》,2017年1月7日。

⑦《鄧小平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79頁。

⑧《鄧小平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72頁。

⑨《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7頁。

⑩《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8頁。

11《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40頁。

12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人民日報》,2016年5月19日。

13董瑛:《關于構建中國特色監督學科的思考》,《黨政干部論壇》,2014年第10期。

14中央紀委、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國方正出版社,2015年,第3頁。

15《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 討論政府工作報告 審議關于巡視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情況的專題報告》,《人民日報》,2015年2月13日。

16習近平:《深化改革鞏固成果積極拓展 不斷把反腐敗斗爭引向深入》,《人民日報》,2015年1月14日。

17習近平:《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節選)》,《求是》,2016年第1期。

18《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公報》,《人民日報》,2017年1月9日。

19董瑛:《蘇共權力結構模式演變的歷史考察》,《中共黨史研究》,2014年第10期。

20《鄧小平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29頁。

21董瑛:《權力結構關系國家治理成敗:蘇共權力結構模式研究》,北京:中央黨校出版社,2014年,第3頁。

22《鄧小平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29頁。

23中央紀委、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嚴明黨的紀律和規矩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國方正出版社,2016年,第63頁。

24習近平:《強化反腐敗體制機制創新和制度保障 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人民日報》,2014年1月15日。

25《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35頁。

26《毛澤東文集》第七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02頁。

27《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39頁。

28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5頁。

29董瑛:《黨內干部監督制度建設論》,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30~231頁。

30董瑛:《切實抓好反腐敗的基礎性工作》,《光明日報》,2015年11月22日。

31習近平:《領導干部要勤于學敏于思》,《人民日報》,2015年2月28日。

32黃方毅:《黃炎培與毛澤東周期率對話》,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58頁。

33習近平:《歷史使命越光榮奮斗目標越宏偉 越要增強憂患意識越要從嚴治黨》,《人民日報》,2014年10月9日。

34習近平:《干在實處永無止境 走在前列要謀新篇》,《人民日報》,2015年5月28日。

The Six Key Signs of "Winning the Anti-corruption War of Justice"

Dong Ying

Abstract: According to the spirit of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s important speech, we can describe the main signs of achieving an "overwhelming victory" in the anti-corruption struggle from six dimensions, namely, time – building a "more mature and more solid" institutional system commensurate with the "well-off society in all respects" by 2020; theoretical – forming China's own anti-corruption theory, discipline and discourse system; quantitative – realizing "spectacular results" in "reducing corruption cases"; quality – establishing a scientific power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decision-making, resolute implementation and strong supervision"; team – setting the standards for anti-corruption leadership and professional capability development; encouragement – cultivating the social atmosphere where people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and support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and they can have a stronger sense of gain due to the anti-corruption campaign.

Keywords: Anti-corruption, "Overwhelming Victory", "War of Justice", Main Signs

(責編:王瑤、李葉)


點擊返回首頁

點擊返回頂部
ag真人视讯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