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视讯腾讯微博|ag真人荷官
站內搜索        項目查詢   專家查詢   網站地圖   重大項目要覽   管理規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學壇新論

自我是一個過程

董達  2019年04月19日08:5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意識研究在當代發展的里程碑是正式建立了“意識科學”這門科學學科。心智、意識和自我,它們作為主體性的基本內容,均是該學科的科學研究對象。在自然化進程的推動下,科學家—哲學家繼續從不同視角和維度出發,深化對意識科學的科學實踐活動。《自我和自我錯覺——基于橡膠手和虛擬手錯覺的研究》(張靜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7年12月版)不僅是目前國內在意識科學領域貫徹自我過程化處理方案的著作,更是國內學界十數年來不斷開拓心智科學與認知科學前沿理論研究的一個縮影。該著的學術價值在于,作者不僅在理論上延續了自我的過程觀和意識科學研究的歷時性進路,而且基于橡膠手錯覺和虛擬手錯覺實驗在實證上進一步為該進路辯護。

橡膠手錯覺范式的核心操作是通過多感官整合的方式,將視覺、觸覺等不同感官通道原本不可能同步出現的刺激同時呈現,從而達到形成新的知覺體驗的結果。近年來隨著虛擬現實技術的發展,以3D圖像等代替經典范式中的橡膠手虛擬手錯覺實驗,被認為與橡膠手錯覺實驗有類似效果。全書從身體自我入手,通過詳細論述神經病理學和錯覺實驗中圍繞身體自我感的系列研究,并通過實驗的方式加以進一步檢驗,在為自我的建構論主張辯護的同時,進一步指出自我是成分的建構、結構的建構和過程的建構。

意識科學研究的歷時性進路

全書的要旨在其導言中即已闡明:這一工作從身體性自我出發,基于對自我中始終存在的最小自我的兩個核心成分——擁有感和自主感的分析,以理論分析+實驗假設的方式為自我的過程觀辯護。

目前,意識的科學研究主要存在兩種進路:共時性進路與歷時性進路。共時性進路主要研究與當前個體意識狀態相關的神經結構,即尋找意識神經相關物,其代表人物是諾貝爾獎(1962)獲得者弗朗西斯·克里克;歷時性進路主要從演化或發生學的角度理解意識,代表人物是諾貝爾獎(1972)獲得者杰拉爾德·埃德爾曼。

雖然早在19世紀,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就主張:“如果演化平穩地進行,意識必然以某種形式存在于事物的源頭。”如果意識不是無中生有的結果,那么意識作為結果必然取決于其發生過程。但是,彼時“意識是一個過程”還只是來自過程哲學的一句空洞的口號,缺少可實踐的科學探索方案。在當代,以安東尼奧·達馬西奧為代表的科學家堅持在歷時性進路上貫徹心智、意識和自我的過程化處理方案。他們普遍認同主體性過程是歷時性的,主體是在演化中不斷形成的觀點。過程哲學的意識和自我理論在當代重新成為意識科學家的重點理論取向。該書作者正是基于這一時代背景嘗試為自我的過程觀辯護。

過程原則的激進主張

考慮“自我是一個過程”。這是作者的自我觀的核心。那么,應當如何理解來自過程哲學的這一教義呢?“X是一個過程”——這是被以阿爾弗雷德·諾斯·懷特海、吉爾·德勒茲等為代表的過程哲學家所接受的過程哲學的基本原則。參考懷特海的過程原則:“一個現實存在者是如何生成的即構成了該現實存在者之所是……它的‘存在’由它的‘生成’構成。這就是‘過程原則’。”過程原則最終的存在論承諾聲稱:一切皆是過程。一個現實存在者是什么?它從根本上是其正在生成的、實現的一個過程。于是,徹底的或激進的過程原則認為:一個現實存在者=一個生成過程。這里將過程原則的激進主張總結為:過程原則(激進主張):一個現實存在者X之所是,由其在時間中生成的過程構成。

過程哲學的首要問題是用過程去構造客體。這也是過程哲學中的過程原則提出意義之所在。在生活世界的適當的時空尺度上,我們并不是生活在“一切皆是過程”的流變世界之中。我們生活在充滿了對觀察者而言相對不變的普通客體的世界中。這些對主體而言保持相對穩定的普通客體包括: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個手機、一棵樹、一顆恒星等。在原則上,激進的過程原則同樣適用于作者討論的自我的橡膠手錯覺和虛擬手錯覺問題。但是在具體的科學實踐和科學實驗設計中,我們需要某種更溫和的過程原則版本。

過程原則的溫和主張

在激進的意義上,客體最終……也是過程。在溫和的意義上,客體與過程均是存在的,只不過客體在存在論的層次或者根本性上低于過程。例如,法蘭西第一帝國皇帝拿破侖作為一個普通客體在時空中持續存在著。在更根本的存在論層次上,這是因為關于拿破侖這一客體的生命的過程還在繼續。反之,如果生命的過程結束,拿破侖這一客體及其客體性本身即不復存在。溫和主張在當代直接來自于哲學家彼得·西蒙斯。歷史上的類似觀點還包括心理學家庫爾特·勒溫提出的“genidentity”概念。總之,關于“過程—構造—客體”的論證策略涉及當代形而上學中關于存在論層次或者根本性概念。這里將過程原則的溫和主張總結為:物理世界中的一個普通客體X在時間中構成的過程,在存在論上要比其作為客體本身的客體性更根本。如上,包括該著在內的過程哲學的科學實踐工作,一大理論薄弱環節是未能有效區分兩種過程原則,以及未能有效地為更激進的過程哲學主張辯護。過程哲學的終極目標是“萬物皆流”(赫拉克利特)。相較于這一激進主張,包括該著在內的大多數過程化工作更符合西蒙斯的溫和主張。基于理論研究的局限,過程哲學及其相關的科學實證研究在未來需著力為更激進的過程原則辯護,使“自我是一個過程”不再是來自過程哲學的一句空洞的口號。

(作者單位:浙江大學哲學系/語言與認知研究中心)

(責編:孫爽、閆妍)


點擊返回首頁

點擊返回頂部
ag真人视讯腾讯微博